首页考试吧网校万题库直播雄鹰网校团购书城模考论坛实用文档作文大全宝宝起名
2016中考
法律硕士
2016高考
MBA考试
2016考研
MPA考试
在职研
中科院
考研培训 自学考试 成人高考
四 六 级
GRE考试
攻硕英语
零起点日语
职称英语
口译笔译
申硕英语
零起点韩语
商务英语
日语等级
GMAT考试
公共英语
职称日语
新概念英语
专四专八
博思考试
零起点英语
托福考试
托业考试
零起点法语
雅思考试
成人英语三级
零起点德语
等级考试
华为认证
水平考试
Java认证
职称计算机 微软认证 思科认证 Oracle认证 Linux认证
公 务 员
导游考试
物 流 师
出版资格
单 证 员
报 关 员
外 销 员
价格鉴证
网络编辑
驾 驶 员
报检员
法律顾问
管理咨询
企业培训
社会工作者
银行从业
教师资格
营养师
保险从业
普 通 话
证券从业
跟 单 员
秘书资格
电子商务
期货考试
国际商务
心理咨询
营 销 师
司法考试
国际货运代理人
人力资源管理师
广告师职业水平
卫生资格 执业医师 执业药师 执业护士
会计从业资格
基金从业资格
统计从业资格
经济师
精算师
统计师
会计职称
法律顾问
ACCA考试
注册会计师
资产评估师
高级经济师
审计师考试
高级会计师
注册税务师
国际内审师
理财规划师
美国注册会计师
一级建造师
安全工程师
设备监理师
公路监理师
公路造价师
二级建造师
招标师考试
物业管理师
电气工程师
建筑师考试
造价工程师
注册测绘师
质量工程师
岩土工程师
注册给排水
造价员考试
注册计量师
环保工程师
化工工程师
暖通工程师
咨询工程师
结构工程师
城市规划师
材料员考试
消防工程师
监理工程师
房地产估价
土地估价师
安全评价师
房地产经纪人
投资项目管理师
环境影响评价师
土地登记代理人
宝宝起名
缤纷校园
实用文档
入党申请
英语学习
思想汇报
作文大全
工作总结
求职招聘 论文下载 直播课堂
您现在的位置: 考试吧 > 校园文学 > 正文

美文欣赏:狐恋

  一:美狐­

  她,紫灵,一只通体雪白的狐狸,拥有三千年道行。一日,竹林间,随着破日的晨光照在她白色的皮毛上,一道虹光穿越她的体内,光彩炫目间幻化成了一位十七八岁的妙龄少女。一头墨发如瀑布般洒至腰间,秀美明眸,妖媚摄心,皓白贝齿间散发着清幽的香气,标致的瓜子脸,如羊脂玉般的皮肤,衬上一袭白衣长裙,宛若天上谪仙。她轻轻勾了勾嘴角,望着自己凸显的身材,眼中出现摄人心魂的妩媚,她直接从狐狸修炼成了仙体。。­

  修得仙体的紫灵最喜欢腾云驾雾,纵身一跃,便跳上了云间,翩然纷飞,在空中划出一道道长长的尾巴。突然间,脚下传来阵阵笑声,如银铃搬悦耳动听。俯身趴在云朵上,拨开云层,低头望去,一个粉色的身影映入眼帘。别致的女士发誓,一双灵动的明眸,精致的脸蛋,白皙的皮肤。身体纤瘦,她欢快的在一片花海间翩翩起舞,随着足尖的轻点,轻快的从一朵花飞到另一朵花上,衣袂随风摆动,勾起阵阵花香。。­

  紫灵全身一震,望着花海间笑的如孩童般的人儿痴醉了,瞬间心里划过一丝电流,苏苏麻麻的,念力探去,“原来是一只修成人形的花妖,难怪美得这样惊心动魄”。。­

  不远处,一位青衣男子缓缓靠近,高耸的发髻,清秀的脸庞,剑眉,细长的丹凤眼,满脸洋溢着幸福的笑。粉衣女子转头看到男子走来,脸上的笑容更加完美绽放,“竹郎!”一声清脆的爱称,转身便向青衣男子飞去。。­

  “蕊儿”男子脸上挂一个大大的笑脸,几步小跑,足尖轻轻点地,踏着青草飞到了空中,张开双臂,把空中的美人接了个满怀,翩然旋转,衣角被风吹起,稳稳落地,接着二人便手牵着手飞奔于花海间。。­

  紫灵心中划过一丝不悦,再次念力探查,是只竹妖。望着这二人的笑容,是幸福所致,再看看那美的如画中走出的人儿,心中的不悦退去,代替的是丝丝怜意:只想这样静静的看着她,看着她笑,看着她闹,看着她幸福。。­

  二:花蕊­

  花蕊有五百年道行,只要再修行千年便可从妖修成仙。她原本是一朵小花,长在一棵青竹下,每日摄取天地灵气,吸收日月精华。天气恶劣时,青竹伸出枝叶为她挡风遮雨,有异物侵袭,青竹也会帮她隐去身形,久而久之,便习惯性的依赖于青竹,而青竹也喜欢这样保护着她。五百年后,花蕊与青竹渐渐幻化成人形,两人一见倾心,眉目传情间便定下了万年的白首之约。。­

  二人结为夫妻时,请来了此山头所有成型的妖怪,那些妖怪见花蕊长得美艳绝伦,顿时傻了眼,都说世间男子好色,连妖怪都一样,妖王更是过分,不停擦拭着口中流出的口水,眼睛还直勾勾盯着人家新娘子看。青竹有些生气,起身便要赶人,却被花蕊拦住,密语传音:“今天是我们大喜的日子,能忍则忍,不要得罪了同类”。。­

  之后,花蕊常常去花海嬉戏玩耍,时常翩翩起舞,随风摆动的长发,衣袂飘然,像是一个仙子从天而降。周围的妖怪垂涎三尺,恨不得立刻冲过去一亲香泽,但顾及到青竹的功力,又怕妖王怪罪,所以只好远远看着。­

  又是百年过去,山中妖王坐不住了,趁着花蕊上山采药之余便要冲进二人的竹屋杀掉青竹,青竹念力早已探查到周围的躁动,在屋子周围设了三道结界。随着一个看似妖王的人一声令下,群妖便发疯似的拿着各种兵器往结界上砸,一炷香不到,“轰”的一声,第一道结界被破,空中立刻出现了一大片黑色的蘑菇云。­

  花蕊感觉到了不对,向着那声响动探去,脸颊瞬间退去了血色,他们的竹屋正被群妖围攻,竹郎在里面吃力的守着结界。正在她运转腾云驾雾准备往回赶的时候,“轰”又一声,第二道结界破了。“竹郎!”花蕊满眼泪水,跌跌撞撞的架起云雾往回赶,生怕自己迟一些,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轰!”又一声巨响,花蕊已是精疲力尽,但仍加速往回赶。到了后,只见竹屋被毁的面目全非,青竹满身伤口却还一身战气的挥着大刀。“竹郎!我来帮你!”说罢便要跳下去。。­

  “别过来!你不是他们的对手,快走!”接近于怒吼,手中大刀依然灵活运用。就在看向花蕊的同时,一把三叉戟刺穿了他的胸膛。。­

  “不!”花蕊迅速跳下来抱着青竹,泪眼模糊了视线:这就是与她定了万年白首之约的人,就这样无辜的死在了这群妖怪手上。她恨啊,恨不能跟竹郎同生共死,恨这群鼠辈以多欺少,恨自己没有能力帮他报仇!眼泪一颗颗砸在地上,抬头,美萌不再清丽明亮,眉间布上了一层薄薄的黑雾,眼中的火焰似乎来自炼狱,要把这群妖怪烧的尸骨无存。。­

  “啊!。。”泪水与心痛交织泛起层层杀意,仰天长啸。。­

  三:劫­

  生性好动的紫灵正在别的空间穿梭吸收灵气,突然间听到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顿时吓的从云端跌了下来,好在自己功力不浅,稳稳的落到了一座宫殿上。念力探去,只见那粉衣女子跪坐在草坪上,怀里抱着已经冷掉的青衣男子,她这一声吼,肝肠寸断,仿佛从地狱发出,那样的凄惨,竟然穿透了空间。紫灵突然间心痛了,为她而痛。一个腾空,腰间神剑斜划,顿时,天空中出现了一条裂缝,白色身影“嗖”的一声驶进了裂缝中,裂缝又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天空传来一声巨响,随着一个裂痕,一道白色的身影出现在了众妖面前。看到花蕊已经跟群妖厮杀在一起,紫灵皱了皱眉,纵身一跃便跳到了花蕊身旁,手持神剑便向群妖砍去。花蕊似知道此人是来助她的,放心的与紫灵背对背,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周围的尸体堆起了几堆小山,妖王见状怒火冲天:“花蕊,你当真不嫁?”­

  “就算是死!我也不会嫁给你!”花蕊手持一把玉藤鞭,勾住一个妖怪头,用力一扯,头便被扯了下来,翻身一用力,扔到了妖王脚下。。­

  “好!我得不到你,别人也别想得到你!”一声怒吼,现出了原形,奋力的敲着自己胸膛,像是告诉她们本妖王铜皮铁骨。。­

  紫灵美眸轻转,“噗”一声笑了出来:“我当是什么呢,原来是个大猩猩,还长这么丑,好意思让别人嫁给你!”挑衅的话语,眼中放出冷光。。­

  “啊!。。”妖王暴走,上去就冲紫灵来了一拳,只可惜身体变大了力量虽足,但灵活度便减弱了,紫灵一个跃身,跳到了妖王打到地上的手臂,飞速的向上奔跑。妖王看到紫灵像自己驶来,另一只拳头便要拍飞她,“嗖”的一声,另一只拳头被花蕊的玉藤鞭缠住,在他愣住的一瞬间,紫灵已经冲到他面前,重重的一脚踹到了他的脸上,在他飞身摔倒的一瞬间,把神剑落在了他的灵台出,只听“啊”的一声,妖王化作一股青烟飞灰湮灭了。。­

  四:缘起

  剩余妖怪见来者如此厉害,又看老大都被她破了三千年道行,立即吓的连滚带爬往山涧逃窜。。­

  紫灵微微勾了勾嘴角:这些小喽啰,还不配跟自己动手。转身,便看到摇摇欲坠的花蕊,瞬间惊愕,在她倒下的那一刻急忙扶住了她。花蕊满身伤痕,衣服都撕破了好几处,她感觉到了支撑,缓缓睁眼,望向白衣女子,两眼空的无神:“谢。。谢谢你。。”还没说完,便再次闭上了眼睛,倒在了紫灵怀里。。­

  感觉到手腕被一个温热的手握住,许久又放开,接着又听到了一声轻叹,花蕊吃力的睁开眼睛,环顾四周,绫罗绸缎,金碧辉煌。“醒了!”随着一个婢女的惊叫,紫灵蓦地回头,看到花蕊正看向她,一个健步便走了过去,做到了她的身边。­

  “感觉怎么样?”星眸闪动,一脸关切,随即拿起花蕊的手放到了自己手心。­

  “多谢姑娘相救,请问姑娘芳名?”花蕊有气无力的答道,眼睛仍无半点情绪,配上毫无血色的皮肤,越发显得森冷。端详眼前人,清秀美眸,目光柔和,眉宇间不时出现几抹妩媚,唇红齿白,活脱的一个美人胚子。念力­探去,元神是一只雪白的狐狸:奇了,她没有修成人便修成仙了,真厉害。。

  紫灵心里一震,眼睛瞬间瞪的溜圆,又很快了恢复温和关切的目光:“叫我紫灵就好,这里是我的行宫,你若不嫌弃就住下来吧!”轻轻的拍了拍花蕊的手,似是有意让她别拒绝。­

  “嗯。。”突然抽出了被紫灵握着的手,一个转身,背对着她,眼泪顺着脸颊滑落,打湿了枕巾。。­

  看着眼前人身体不断的抽搐,虽然听不到哭声,但能感觉到她哭了。紫灵心中划过一丝心疼:原本美丽大方爱笑的女孩,却硬生生的接受了这生离死别的痛,老天,你让她如何释怀?如何重新展露笑颜?

  那天之后,花蕊再没哭过,也再没笑过。。

  五:劫

  “我以后叫你蕊儿吧!”紫灵美目流传,眼神不时的落在床上的美人身上,手指在自己胸前来回环绕,脸颊出现两抹红晕。

  花蕊听到了这熟悉的称呼,蓦地想起了她的青竹,本想拒绝,但看到了紫灵那认真的眼神和那不好意思的摸样,再一想她的命都是紫灵救的,于是闷声不答,只是冲她点点头,嘴角出现一个弧度,眼神却依然冰冷。。

  “太好了!”紫灵高兴的在花蕊面前手舞足蹈,转身却看到她惊讶的表情,于是立即恢复了原样,很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蕊儿,你饿了吧?”还没等花蕊回答便蹦蹦跳跳的冲出了房间,留下了目瞪口呆的花蕊。。

  半个时辰后,紫灵捧着碗粥急急忙忙的奔到了花蕊床前,花蕊抬眼,看到紫灵满脸灰尘,脸上却挂着灿烂的笑,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接过粥,一口一口的往嘴里送。。

  “怎么样怎么样?好吃吗?”紫灵像个孩子一样盯着花蕊,急切的想得到她的表扬,这是她生平第一次煮东西,有点害怕,也有点期待。。

  “恩,好吃”花蕊冷冷的回答,却惹得紫灵又一次不顾形象的手舞足蹈,花蕊无奈的摇摇头:这是狐君吗?怎么这么毛躁?

  两个月后,在紫灵的贴身细心照料下,花蕊的外伤全好了,但心的伤却无法用药物根治,紫灵只好尽量的去呵护,去照顾她,无微不至。而花蕊则一直保持原有的冰冷,浑身长满刺,深怕再受伤,把自己保护的好好的,无论是身体,还是心。。

  六:孽

  每日辰时,花蕊都会到山头吸收天地灵气,她想早日成仙,想拥有强大的力量,可以不再惧怕任何人。而紫灵则每日偷偷跟着花蕊,远远观望她,眼中充满怜惜,把周围的灵气聚集,一次次送到她的身边,让她可以更好的吸收,可以更快的成仙。花蕊的修为增长一日千里,渐渐的,她发现了这个躲在她背后的人,却不动声色,接受着紫灵所赐予的一切:也许,她是太寂寞,想我早日成仙,能陪着她。。

  中午,紫灵吩咐婢女给花蕊准备各种补气血加调理身体的饭菜,待花蕊回来时,满脸笑容的跑去牵她的手,把她拉到饭桌前,望着一桌子饭菜挨个说它的功效。花蕊总是皱皱眉,这么多的饭菜,还都是大补的,她怎么吃得完?接着,就听紫灵一直嚷嚷:“蕊儿蕊儿吃这个,蕊儿蕊儿吃那个。。”手里不停的她夹菜,直到碗里放不下了才停,花蕊无奈的往嘴里送着饭菜,可刚吃出一个缺口,碗里立即被紫灵添了新菜。花蕊额头出现几条黑线,却无可奈何,她这样做也是为了自己好,只得继续吃着,直到吃不下才放下碗筷,但碗里的饭菜依旧吃不完。。

  傍晚,花蕊总喜欢一个人站在紫灵行宫的屋顶,一手托着凸出的青玉屋檐,一手自然垂下。一身粉衣摆动,多了成熟女性独有的气质,少了少女般的情怀,多了恬静怡人的姿态,少了阳光般温暖的笑脸。她目视前方,望着夕阳西斜,眉心淡淡的显现一丝哀愁,尽显忧郁气质。。

  往往这时,紫灵都会出现在花蕊背后的那座行宫屋顶,在周围结起一道大大的结界,既要保护花蕊不被外来者侵害,又要不被她发现。她坐在屋檐上,双手托腮,目光凝视前方那个瘦弱的身影,心中的疼只有自己知道,看着她从天堂掉入地狱,从一个幸福的女孩变为一个冷俊的女人,从一个天真无邪的笑脸变为面无表情的冰颜。她心里痛,她心疼她,她如此沉默,什么苦都往自己心里咽,她想去抚平她的伤口,去代替那个男人照顾她,哪怕最后被伤的体无完肤,只要她能再露笑颜,再幸福的笑,一切都值得。。

  已经很晚了,天空挂着皎洁的沧月,发出阴冷幽蓝的光。风有点大,花蕊头发和长裙向后飘扬,周围的萤火虫发出幽绿的光,越发显得她像天上的仙人。紫灵看得有点痴醉,愣愣的坐在后面,眼神迷离,就算这样一辈子在她背后看着她也好。起身,回转,悬空,落地,到自己房里拿了件披风,足尖一点,便往屋顶飞去,稳稳落在花蕊旁边,轻轻把披风给她披上:“蕊儿,夜晚风大,当心着凉”。。

  花蕊全身一颤:她未免对自己好过头了吧?把凝望星星的视线下移,移到旁边坐着的紫灵身上,见紫灵把衣袖往上挽了挽,伸出纤细白皙的两条玉璧。花蕊楞了一下,唇齿轻碰:“你在做什么?”满脸疑惑,现在风这么大,这丫头还在这里晾胳膊,不冷吗?

  “在喂蚊子,我把蚊子喂饱了,它们就不会去咬你了”随口说出的话,却是那样的深情暧昧。

  花蕊又是一愣,又是一丝疑惑:“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缓缓蹲下,与紫灵平行。

  “喜欢你呗”看似随口说出的话,心脏却在猛烈的跳动,眼睛不敢看她,她不直到花蕊会是什么反应,会开心吗?还是,会生气?

  花蕊站在原地,似乎早就料到了她的回答,依旧面无表情,许久,轻轻的道出一句话:“我已经断了情,绝了爱!”心中却多了些别样的感觉,又瞬间消失。

  紫灵没想到她会说出这么一句话,一时间不知怎样回答,她念力探去,发现花蕊灵台处竟然真的没有了情丝。顿时心脏猛烈的抽搐,她撇过头去,轻声吐着因心脏剧烈疼痛引起的气紧,许久,她缓缓扭过头,依旧笑脸盈盈:“我开玩笑的,你干嘛这么当真?”即使她没有情丝,她也愿意一直的照顾她,为她挡风遮雨。。

  “哦,玩笑”花蕊心里划过一丝失落,又瞬间消失,她又再次起身,再次抬头凝望银河天际:为什么我的心会有一点痛?我不是没有情丝了吗?嘴角浮现一抹苦笑,眼神却是那样的寂寥。。

  七:灭

  自从妖王被紫灵灭了后,妖王几个活着的手下便去寻找妖王的结义哥哥,他们不服啊,堂堂妖王竟然死在了一个女子手里。几年的寻找,终于在离他们两千里外的黑风山寻到了他,他是一只有着接近四千年修仙的狼,幻化成人形的他轮廓清秀,油头粉面,活脱的一个白面书生样。

  小妖们把来意表明后,狼王当场怒颜,立誓要灭了紫灵,一声吼便召集了几万妖兵,每日在山头练兵,蓄势待发的要为干弟弟报仇。

  紫灵的手下快报:“两千里外的黑风山,狼王打着为干弟弟报仇的旗号要灭了狐君!”

  “啪!”一声拍在了旁边桌子上,蓦地起身,气势磅礴,中气十足:“大胆妖王,敢打本君的主意,嫌自己活的时间长了!传命下去,全程戒备,各地狐兵迅速聚集!随时备战!”威严之下,多出了些许担心:恐怕这次会两败俱伤,狼王虽是妖类,但修心时间比自己长一千年,实力不可小视,蕊儿,为了你的安全,对不起了。。

  到达花蕊每日采纳灵气的山头,紫灵正在犹豫怎样说才合适,“谁?”花蕊感觉到了身后有动静,便转身击出一剂掌风,紫灵迟钝了一下便跳向了旁边花丛,那掌风不偏不移的打到了她刚刚站立的地方,一颗参天古树当场被击成碎末。

  紫灵心里暗想:好险,如果这章击到自己身上,纵使能挨得住,也得静养数月方能恢复。她缓缓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蕊儿,是我!”说罢,露出以往宠溺的笑容走向她,只是,笑容里多了丝苦涩,让人看着有些别扭。。

  “躲树后做什么?差点误伤了你”花蕊不冷不热的问道,眼神落在她脸上,心中浮出一丝疑惑,眼前人是紫灵,却又有点怪,还不知道哪里怪了。。

  八:幻

  紫灵走到她身边,笑容僵持了一会,眼睛里充满了复杂,伸手便抱住了花蕊,接着把唇贴到了她的唇上。。

  花蕊僵在原地,明明跟她说清楚了自己没有情丝,为什么她还如此对待自己?奋力的推开了紫灵,“啪”的一声打在了紫灵的脸上,脸上立即浮起四个指印。

  紫灵忧伤的扭过头,盯着眼前这张冰颜看了许久,这张绝美的容颜,果然还是适合幸福的微笑,也许,离开我,在世界的某个角落,你会找到另一段属于自己的幸福,情丝没有了不要紧,情根还在,它会长出新的情丝,会有人替我完成这个愿望,会有人替我去爱你。。

  花蕊将留在空中的手收回,满眼愤怒的瞪着她,却被她柔情似水的眼神浇灭了火气,为何她的眼神会那么忧伤?我错了吗?我不该打她,不该打一个处处为我着想,处处护着我的人。。

  “花蕊,我们就此别过吧,今天以后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说完,转身望向远方,眼中的泪水旋转,她告诉自己,忍住,一定不能哭出来。。

  花蕊楞了片刻,这些日子,她总亲切的称呼自己为蕊儿,可为什么突然改口?还要赶自己走?发觉胸口有些气短,捂着胸口,冷冷的说到:“就因为我打了你一巴掌?”

  “我受够了,我对你一往情深,你却一直对我置之不理,几年了,我也等不下去了,后天便是我的婚礼,我找到了值得我爱的人,当然,那个人不是你,你必须走!走的远远的!”依旧没有回头,握紧拳头,指甲嵌进肉里,声音有些哽咽,听得出是在压抑自己的情绪。。

  “你始终还是不要我了”花蕊有些失落,也有些疑惑:为什么在听到她说要结婚的时候心会痛?错觉,绝对是错觉,我没有情丝,不会对她产生感情。。

  “是,我不要你了,滚,赶紧滚的远远的!”冷言相对,拿出一个包袱向后一扔,正好落在了花蕊坏里。。

  花蕊接过包袱,没有再理她,足尖一点,向着北方便飞去。紫灵蓦地身体一软,跪坐在了地上,眼泪终于滑落,脸上的指印依然火辣辣的疼,嘴角却洋溢着幸福的笑:蕊儿,你安全了。。

  九:天长

  花蕊架着雾往北边一直飞,想着紫灵曾经为自己煮粥,为自己护功,为自己集结灵气,为自己披披风,为自己甘愿喂蚊子。。再想到她今天的话,想到她突如其来的冷漠,把之前一切关于她的好全部抹杀,气冲冲的一口气冲出了几千里。。

  紫灵担心她出事,念力一直跟着她,知道她冲去了自己念力的探查范围才松了口气,只要她平安的活着,我死,无所谓!

  第二天,一大片黑云缓缓向自己的行宫逼近,紫灵一声令下,狐兵们立刻摆起八卦阵,里三圈外三圈的围住行宫,紫灵在自己行宫内,外面一圈是修行得道的狐兵组成的,一层层递增,最外围是战斗力最强的兵团。她这场仗打的没有把握,自己竖起三道结界围住核心点,法力高强的狐军在倒数第二圈自行结起三道结界,护住外围战斗的兵力。。

  眨眼间,黑云已经逼近,随着狼王一声令下,一只只黑压压的狼兵便跳了下来,落到结界上,“轰”的一声化作一团团黑色烟雾。狼王见状,手中折扇轻轻一点,所有狼兵身上立刻出现了一身银色盔甲,发出淡淡黑光。穿着盔甲的狼兵纵身一跃便进去了结界圈,由于一次跳入的数量太多,结界撑不住超负荷“轰”的一声炸开了,几个狐军立刻倒地,口吐鲜血。。

  最外圈的狐兵穿着金色盔甲与狼兵交战在一起,瞬时死伤无数,黑云上的狼兵还源源不断的突破第二层防线,“轰”一声,第二道防线破,又是几个狐军倒下。随着第三防线的突破,狐军已倒下了一半,外围战火连天,厮杀,吼叫声随处可见。。

  第四防护线炸开,紫灵单腿跪地,嘴角渗出殷红的血液,她满眼愤怒,狼王欺人太甚,她实在不能坐以待毙了,哪怕是拼掉自己的性命也要守住自己的家园,因为在这里有太多她跟她的回忆了!蓦地,起身,拔出神剑,足尖一点,便向着黑云方向冲去。。

  十:地久

  花蕊突然感觉到一丝异样,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揪着她的心,而她却不知道是什么。突然感觉紫灵给她的包袱在动,她停下脚步,打开包袱,除了许多瓶瓶罐罐跟银子外,还有一件上等的金丝软甲,这见金丝软甲散发着七彩光芒,似乎有着灵性,好像在示意她赶紧赶回去。花蕊蓦地想起紫灵几年前救她时穿的就是这件金丝甲,这件金丝甲刀枪不住,有着强大的灵性,是狐界最珍贵的东西。。

  收拾好包袱,立刻转身往回赶:我已经欠你很多了,怎能再要你最宝贵的东西?一口气奔了几千里,念力探去,目瞪口呆,紫灵行宫上方源源不断的跳下狼兵,下面的狐狼兵尸体遍布山野,堆起好几座小山,而紫灵一袭白衣,正奋力的杀着狼兵。。

  花蕊终于知道紫灵为何昨日那番待她了:她是为了不想让我涉及危险,她是为了保护我,她没有变!再想到她温柔的眼神,妖娆的身段,白皙的皮肤,脸上浮起几年来一直未出现的红眩:一直没怎么留意,其实她,很美!。。

  花蕊赶到时,被这场面阵势吓到了,脑海随即浮现出最后见到青竹时的景象。只剩最后一道防线了,紫灵的行宫依旧完好无损,而紫灵却在结界外于狼王拼杀,所有的狼兵狐兵全部倒下,血染红了整片花海。她翻身便跳了下去,落到了紫灵身边,紫灵瞪大眼睛看着她,还没来得及说话,花蕊便先开口了:“混蛋,休想丢下我一个人解决问题!”。。

  紫灵大惊,却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狼王逼得步步后退。花蕊伸出玉藤鞭,向着这书生气十足的狼王甩去,狼王发现不对,一个转身,躲过了鞭子,却被紫灵钻了空子划破了胳膊。狼王大怒,顺势显出了原形,那是一只全身银色毛皮的狼,红眼睛,身材足足比普通的狼大了百倍,两只利爪长满了尖锐的指甲:“臭狐狸,还我弟弟命来!”说罢,一只爪子抓向了紫灵。。

  花蕊甩出鞭子,却被狼王躲过,爪子依旧抓向了紫灵,紫灵急忙闪躲,躲过了那只爪子,刚刚呼了口气,又立即看到另一只尖爪抓了过来!她拼命的左躲右闪,累的精疲力尽。突然,花蕊包袱里的金丝甲出现在了紫灵身上,紫灵立刻容光焕发,任凭狼爪抓到哪里,依旧不痛不痒,一个翻身,跳上了狼王头顶,趁其不备,将神剑直直插入狼王天灵盖,“嗷”一声,狼王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十一:缘灭

  紫灵翩然转身,稳稳落到了地上,胜利了,她直直看着花蕊,脸上的凝重退去,出现了以往温柔的笑。花蕊也一直看着她,一改以往的冰颜,嘴角挂着一抹浅笑,眼睛里少了冷漠,多了柔光,缓缓的走向紫灵。。

  当经过一具狼兵尸体时,那具尸体蓦地睁眼,跳起来便拿着大刀向花蕊砍去。花蕊想要躲已经来不及了,只得用胳膊挡住从上而下的寒光,紫灵一急,急中生智念动咒语,金丝甲立刻出现在了花蕊的身上,千钧一发,金丝甲发出慑人心肺的光,随即,妖狼被震飞,摔的老远。就当花蕊欣喜自己没事时,猛一回头,瞬间石化,僵在了那里。。

  紫灵的身体被狼王的利爪整个贯穿,她吃力的转身,挥剑砍断了狼王的手臂,从利爪间慢慢移出,再次砍断了他的脖子,狼王立即化成一团黑雾灰飞烟灭,留下了尚有一丝气息的紫灵跪倒在原地。。

  “紫灵!”花蕊心揪的疼,跌跌撞撞的爬到紫灵身边,扶起她,让她躺在自己怀里。看到自己身上的金丝甲,再看到紫灵被血侵红的白衣,眼角湿润了。。

  感觉到了有水滴滴到自己脸上,紫灵缓缓睁开双眼,一只手抬起,抹去花蕊脸上的泪滴:“你哭了,你为我哭了,值得!”满眼留恋的仰望眼前人,她的眼中终于不再冰冷。。

  “傻瓜,你为什么要支走我?要走我们一起走,我们去另外一个世界,去一个别人找不到我们的地方重新生活,那样不好吗?为什么要丢下我一个人?为什么?”终于压抑不住的悲伤,这种场面经历了两次,哪怕自己的心再强大也承受不起。。

  “这里有我们太多的回忆,我舍不得,舍。。”话还没说完,紫灵已经疲倦的闭上了双眼,嘴角却依然挂着淡淡的笑,这段幸福还没开始,却已经结束。。

  “不!不要丢下我,不要!”花蕊抱着紫灵哭的肝肠寸断,天地间再次出现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大地都为之一振。她看着她沉睡的容颜,身体渐渐透明,最后化成一团白烟飘向了天空,只留下了一个千面白晶体。。

  一声雷鸣穿过天际,雨稀稀落落的下了起来。花蕊抬眼望着白晶体,泪眼再次模糊了视线,那是她的心,每一面上都清晰的印着一个画面,每个画面里无非都出现了同一个人,她在花海间翩翩起舞的画面;血战妖王的画面;熟睡时的画面;被紫灵半夜偷偷亲吻额头的画面;打坐吸收灵气的画面;林间练武的画面;屋顶看夕阳的画面;夜晚看星星的画面;酒馆买醉的画面;追逐野兔的画面。。

  伸手,握住浮在半空的晶体,轻轻的按在胸前:原来,你一直在背后看着我,一直默默的爱着我。念力探去,自己的灵台处竟然长出了短短一小节情丝,蓦地,她笑了,笑中含着泪,夹杂着雨水肆意喷洒。。

  那一夜,下了一夜的暴雨;那一夜,周围几百里都能听到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那一夜,有一个疯了的女人又哭又笑;那一夜,有人清楚的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文章责编:gaoxiaoliang  
看了本文的网友还看了
文章搜索
娱乐排行
1
2
3
4
5
6
7
8
9
10
贴图排行
1
2
3
4
5
6
7
8
9
10
此栏目下没有文章
校园排行
1
2
3
4
5
6
7
8
9
10
缤纷校园栏目导航
版权声明:如果校园文学网所转载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800@exam8.com,我们将会及时处理。如转载本校园文学网内容,请注明出处。